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云南经济日报:康俊的“圈地哲学”
来源: 浏览次数:次 发表日期:2020-03-16

2012年05月17日 本报记者  张 珂

    “嘴勤不如腿勤、腿勤不如脑勤”这个被学者研究的湘人特点,在康俊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马上打天下,马下失天下。

    失去的天下还能夺回来吗?

    善于打仗的湘人——云南天盾集团掌舵人康俊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该出手时就出手,关键在于如何夺,机会是否成熟?”

    昆明广福路上一栋红色的酒店,采访对象还是坐在那间30平米的办公室,第一句话就是印证他此前对记者说的:“该出手时就出手。”

    也许是汲取了“嘴勤不如腿勤、腿勤不如脑勤”的湖湘文化,并受到家乡汨罗“做生意不仅要做得早、更要做得好”的影响,康俊很早就出门打工,并从身无分文做到了今天身价超过10亿元。 

    这次被康俊一口“咬住”的300亩地块,其实属于今年省政府推出的一个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位于昆明市经济开发区。

    据此前集团总经理李顺民透露,今年,天盾出手就圈定的昆明经开区300亩地块,目标是做国内和国外物流大货仓。此前与昭通签订的80亩土地,目前已按双方约定达到了开发目的。滇东北建材物流市场落地有声。

    康俊总结:“马上的天下马下找,马下的天下马上找。”

    在这个马上和马下的“天下”里,康骏、李顺民失去过江山吗? 一个被当地称为汨罗市的“康骏马”又如何与邵阳市的“李骏马”走在一起?他们又有怎样的创业故事?

    创业路演

    “我从小就有静静地坐在一个地方不说话、不看书、只想事的习惯,这一想最长时间会达到3个小时。”

    “你想什么呢?”记者问。

    “小时候家里穷,大哥初考乡里第一名,进中学成绩拔尖,但因经济拮据,高考填志愿,首选是师范类。为支持大哥读完学业,我初中未毕业就辍学了。”

    康俊就这样边想边回味,“我经常一个人坐在小溪边、田埂旁、汨罗江边,脑子里胡乱想,具体想的就是家里没钱,我能帮家里的唯一出路就是进城找活干。”

    “未进城时,我在赶鸭子,一赶赶了700余天。后来才明白,自己还是外出的好,先后在汨罗、岳阳、长沙干过杀猪、基建等行业,最苦时3天只吃一顿饭。”

    这样的日子康俊熬了3年左右。用他的话说,他在打过一段时间的工后又回到汨罗,找机会进入当时汨罗县粮食局下属部门的县粮油贸易公司,还是2年后,临时工转为正式职工。

    正如今天与其当年一起杀猪的屠宰师傅讲:“这人特灵活,脑子好用,做事既认真又负责,走时老板苦口相劝,但他从不回头。”

    本来有份工作在家乡还是招人羡慕的,可康俊不这么想。他认为这个“饭碗”有一天会失去,按其理解,国家政策不会不变,特别市场经济的冲击,粮食部门不是自己长期呆下去的地方。

    有了如此理解,他不顾亲戚朋友的劝告,决定离开汨罗,而这一年是1995年。记者问其去向,他说自己一个人为此事静静地整整坐了3个小时。

    不久后的昆明董家湾,一间属于自己施展的铺面出现了。康俊说,这个代理保险柜、锁的铺面从此拉开了创业的开始。

    一个人,一间铺面,业务是经销保险柜、保险锁等,对于刚进入此行业的康俊,他了解的不是只凭“胆量”打开“铺面”就能赚到“一桶金”,而是从千里之外的生产商手里谈好价、通过运输、再销售这条链上最末端的点滴差价。

    尽管这样,康俊仍没有放弃此行,而是稍微转变了经销观念。原来他在别人坐等客户上门时,还将所卖产品进行从宣传册到用户的整体包装,尔后有重点、有目标地选择昆明的单位部门进行主攻,如省公安厅等单位至今还与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3年后的1998年,在昆明将此行业做到代销最大的康俊算了一笔帐,每年300万元,年头到年尾,却连2万元的现款也拿不出。

    稍加梳理,他发现自己帐本上无存款的原因:供货商押款、运输成本费用大、销售客户欠款难收,如此一来,建厂扣上运输链的想法在其心理越来越强烈。

    “嘴勤不如腿勤”这个被学者研究的湘人特点,在康俊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现。就在1998年,当一向不多过问自己的妻子也劝其考虑考虑,没钱就别办厂了。

    “我没有太多时间与朝夕相处的妻子练嘴上功夫,当她还未拿定主意是否进行再次劝说时,我和她通话已是在浙江了。”

    没想到一提到浙江,康俊的双眼似乎有些湿润,他说,自己到那边遇到了浙江平湖钢质家具厂胡经理,听说自己的想法后,胡经理二话没说先后给了近70万元的半成品,拉回昆明变成产品销后再付。

    胡经理的信任与支持,为其在今广福路和老海埂路交叉口首建集生产、加工、销售、贸易一体化发展的第一个公司——云南天盾金属箱柜制造有限公司奠定了基础。

    然而,随着昆明城市建设力度的加大和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推进,原来还属于城郊的天盾所在地几乎在2000年后的几年间,很快被广福路(昆明大三环)与十里长街两旁的商业网点网络起来,这一变化使“走一步看三步”的康俊嗅到了郊区那片杂草丛生的“土地含金量”。

    康俊敏锐地发现,自己只靠单一的箱柜制造,单一化发展的时代即将成为过去,换之而来的是金属制造、电力设备制造、房地产、酒店等多元化发展、多渠道竞争来到了脚下。

    一体多翼

    2004年,磨合后的看家资本——云南金属箱柜制造有限,开始施展拳脚,在一步之遥的滇池边鼓满风帆,在所在地凭其区位优势、交通优势和新昆明建设提出二环路内大型商场迁往三环或三环路外商机优势,康俊发现金属制造“转型壮身”的机会摆在了面前。

    然而,金属制造转型怎么转,身子怎么壮,如何实现一体多翼,原本以区域发力的康俊同样遇到了一道道转型的门槛?

    创业时只有一个店铺,10年后有了工厂、公司,康俊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似乎明白:企业转型,需要一体多翼的发展战略。

    资金不够筹、渠道不通疏,有了骨架,还愁架子上补血贴肉。

    2004年至2007年的3年时间里,康俊所有的时间就在以“天盾”为体,金属箱柜制造、电力设备制造、地产开发、商贸物流、酒店经营多翼方面,展开了有史以来的搏击。

    加上已有的基础,康俊率先布局的是天盾大酒店、天盾商贸、天盾电力设备制造和房地产,前三者心里有底,而地产只望见别人拿地盖楼卖房,自己却只能在岸上第一次下水——摸着石头过河。

    这几个公司都属于全资子性质,仅天盾大酒店建设就须上千万,这笔资金花去了康俊大部分积蓄,紧接着的地产土地金,他押上金属和设备两个加工基地固定资产。

    而真正实施上述方案,康俊先对所属加工厂进行了从工厂转变为公司管理、生产、经营的转型,这一转型,改变了资产变贷难落实和生产、管理、营销无专业队伍,整个结构层次不清、产业链条不明晰的状况。

    如此转型,产权明晰了,管理制度明晰了,公司集团化的结构层次明朗了。康俊说,他没想到,他仅用3年时间就完成了天盾的集团化组建,并让天盾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体多翼”。

    天盾大酒店、天盾商贸、天盾房地产开发3个子公司,相继在3年间实现了从无到有,由弱变强的3个实体,拥有固定资产从千万到亿。

    去年才加盟天盾集团的总经理李顺民说,康俊确实年轻有为,他只用短短的3年时间,表现出了一个湘商的非凡能力,天盾集团不仅实现了高速化、效益化成长,其身份陡然间进入社会各界的视野。

    合作“蜜月期”

    “我和李总是最佳搭档,却相见恨晚。”

    “我承认自己有灵气,但因性格内向,让我放走了很多机会。李总性格外向,开朗、明快,我们在一起正好取长补短,这才是最佳结合?”

    一向不太外露的康俊与记者见面时,都一直在坚持恭让:集团的外事,特别接触媒体还是由李总出面。

    与康俊的对话,从很多方面透射出湘商“嘴勤不如腿勤,腿勤不如脑勤”的特点。

    同李顺民交流,在其身上表现出一种恭让有礼、谦和开朗、思路敏捷的性格,他是冲着康俊为人真诚、行事果断,之前他一直在邵阳、汨罗做地产开发,加盟天盾,就是发挥这些长处,也补天盾这方面的不足。

    “我们董事长很低调,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他很有能力,观点新颖、决策果断、颇有超前洞察市场变化的天赋。”

    对于李顺民的介绍,在记者与康俊前述交谈中得到了印证。李顺民称,2008年,天盾集团不仅将昆明经开区300亩两个(国内和国外)项目中的一期百亩国内物流项目建好交付使用,还同时对昭通市近100亩大型综合交易批发市场动工,到目前招商已全部结束。